麻豆传媒国产系列

“什么?!”

高成迎着众人视线,拿出一张时间表。

速水玲香气愤道:“赎金算我找城户侦探借的,不过这次过后我就和镝木传媒解除关系!”

“如果杀人时间不是17日中午,而是18日中午呢?”高成突然开口打断众人争论。

高成说着看向脸色僵硬的安冈真奈美:“他没想到共犯居然利用这次假绑架杀了他,伪装成像是因为交易失败才被杀,这就是木偶制定的双重计划,一开始就是为了杀害安冈。”

“当然有证据。”

“这、这个……我正好听到警察说了……”

“杀、杀害我丈夫?”安冈真奈美咬着嘴唇,“凶手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恐怕犯人让昏过去的玲香小姐闻了什么药,然后和共犯安冈一起混淆了玲香小姐的记忆,”高成看向茫然的速水玲香,“原本应该是为了给绑架案善后,可是安冈没想到自己的共犯打算利用这一点来杀了他。”

活泼90后少女午后悠闲时光写真图片

“那凶……凶手到底是谁?”安冈真奈美急切问道。

高成看了眼秘书,拿出警方拍摄的电动剃须刀照片。

“为了阻止这件事,他选择了这次的假绑架,先假装和玲香小姐一起被绑架,然后勒索一亿日元的天价赎金,他知道镝木社长不会轻易拿出一亿日元,可能也想到了你会动用假钞……他原本的计划是收下假钞,让玲香小姐知道你是冷酷的守财奴后主动拒绝成为养女。”

“所以我才想和各位谈一谈,”高成扫视一圈众人,“因为这起事件的凶手,小丑木偶就在你们中间!”

“也就是说,一开始安冈先生其实是共犯,和木偶一起设计了一出假绑架戏码……”

“诶?”安冈真奈美干笑着退后一步,面对所有人视线汗水外冒道,“别、别开玩笑了,城户侦探,我怎么可能会是凶手?我丈夫是受害者啊!!”

“假绑架?”镝木社长从沙发上站起身,“保之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什么事啊?怎么把我们都叫过来了?”镝木社长不太情愿地抱着手臂坐下,“先说好,那一亿赎金可是你自己掉河里的,和我没关系……”

“就是说嘛,从这里到河口湖走高速公路单程就要花上3个小时,我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杀得了安冈?”

“他的目的应该是阻止玲香小姐成为你的养女,”高成看了一眼镝木社长,“他是你唯一的亲属,本来以为镝木传媒的财产还有社长的位子都迟早是自己的,可是最近你却要收养玲香小姐……

高成面色平静:“还是让我帮你回想一遍好了,当时你的原话是‘怎么会这么巧从桥上踩空掉进河里’……当时大家都听得很清楚。”

“这有什么问题吗?”安冈真奈美咬紧牙关。

“玲香当时可是亲眼看到安冈遭到枪杀的,难不成凶手还会瞬移不成?”

镝木传媒事务所,除了目暮等人外,包括镝木社长在内的相关人员们也纷纷走进办公室。

“另一个犯人?”

“这是什么意思?!”

“玲香,我也是为了你好啊,”镝木社长一脸苦色,拿出手帕抹泪,“现在你也平安无事了……”

“可能就是安冈本人,”高成轻轻点头,“因为我帮忙准备了一亿日元,如果交易顺利的话,计划很可能泡汤,所以安冈改变了计划,故意刁难我不想让交易顺利进行……

高成沉声推理道:“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让玲香小姐作出‘安冈在17日中午遭到杀害’这样的证词,最明显的证据就是玲香小姐的凉鞋清理泥污后一点擦痕都没有!”

“先不说安冈先生协助共犯制造不在场证明的原因,”高成反问道,“在得知人质已经被杀掉的消息时,真奈美小姐,你还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吗?”

“警察才不会说这种话,因为我真正掉下去的原因是吊桥绳索太过破旧而断裂。”

“18日?”速水玲香瞪大眼睛。

“在17日,所有人的不在场证明都很完美……这就是犯人的目的,但是,”高成静静看向安冈真奈美,“如果说玲香小姐的证词是犯人一开始就设计好的呢?”

“对啊,城户侦探,”速水玲香迷惑道,“安冈先生在山庄被杀害的17日中午,大家不是都在一起等消息吗?”

目暮恍然大悟,张大嘴道:“因为只是做了表面伪装,所以那双不怎么结实的凉鞋才一点事也没有啊?!这么说来……”

高成抬起手臂,在众人紧张注视下手指指向安冈真奈美:“不用再装了,真奈美小姐。”

“这是小丑给安冈刮胡子的,目的应该是担心两天过后安冈先生胡渣太多引起玲香小姐怀疑,因为安冈属于胡子比较多的人,两天不刮胡子的话会相当明显……”

“那又怎样?”安冈真理奈恼怒道,“我是在人生低谷嫁给保之的,所以一直爱着他!再说我根本就没去过河口湖那里,怎么可能会杀害保之?”

“可是,”秘书小渕泽英成打断道,“鞋上没有擦痕的确可以说明玲香没在森林里绕,可是这也不能证明你的推理正确啊?没有证据的话……”

高成拿出吊桥残骸照片。

“你怎么知道我是踩空吊桥摔下去的呢?木板松动?”高成继续问道。

“凶手之所以打光所有子弹,目的就是要放走玲香小姐你,故意伪装出玲香小姐在山林里无意识行走一天的假象丢在路边,之后再回到这里打电话透露出河口湖山庄的线索,让警方在路上发现你……”

“刮胡子怎么了吗?”目暮奇怪道。

“我还是从头说起吧,”高成直接打断安冈真奈美,沉声道,“这次其实有两个事件,一个是最开始的绑架事件,一个就是安冈先生遇害事件,关于绑架事件,其实还有另一名犯人!”

镝木社长几人纷纷怀疑地看向高成。

“可是……”速水玲香依然感觉不可思议

安冈真奈美面容动了动,咬着下唇生气道:“难道这样就能说我是凶手吗?我为什么要杀我丈夫?!”

目暮诧异道:“那当时联络你交赎金的……”

“我说了什么?”安冈真奈美咽了口唾沫,“是,我是说了过分的话,当名侦探的难道就因为这点事怀恨我吗?”

“没错,玲香小姐当时的状况,恐怕自己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醒来后果然按照犯人设计的提供了证词,从而给犯人制造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这就是瞬间跨越几百公里,时间与空间的魔术!”高成看向微微颤抖的安冈真奈美,“把安冈先生的尸体扔到湖里,也是为了隐藏真正的死亡时间……”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镝木社长不但准备了假钞还不顾人质安危报了警,没有意外玲香小姐是不会再当养女了,可是这个时候意料之外的事发生了……”

安冈真奈美恐惧地看着高成,手指打颤:“可、可是,就算这样,大家都有可能是凶手吧?就算是我们以外的人也能办到啊?”

“安冈17号是一个人度过的,如果那天没有刮胡子呢?”高成拿出另一张刀网内胡渣的放大照片,“剃须刀里的胡渣已经检查过,全部都是安冈本人的,可是里面却有一天没刮和两天没刮两种长度的胡渣,证明安冈17日当天因为单独一个人而没有刮胡子……这点共犯大概没有想到吧?”

高成找目暮警官要过相关证物,点点头走到众人面前:“这次把大家找来,只是想调查清楚这次绑架事件的真相……因为凶手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钱,而是要利用这次绑架杀害安冈先生。”

“假设16日傍晚玲香小姐被打昏到第二天醒来,这中间还有一天的话……没错,玲香小姐并不是在交易赎金的17日醒来,而是在那天之后的18日,一切就能够说得通了!”

高成拿出最初恐吓信里的照片。

“经过鉴别,在吊桥木板上发现明显是人为造成的断裂痕迹,恐怕就是你设置的陷阱吧?交易当天听说我坠河后就想当然的以为是自己设下的机关发挥了作用……这样你还要说自己是无辜的吗?”

“他就是和玲香一起被人绑架,然后被木偶杀害的经纪人安冈保之。”

“我是靠城户侦探才得救的!”速水玲香气呼呼看着装模作样的社长,简直一刻都不想再呆下去,只能看向高成。

“怎、怎么可能?!”

“有什么问题吗?”安冈真奈美冷哼道,“你从桥上掉下去这事,大家都知道啊?”

“木偶在我们里面?”

“那个时候你在医院可能不清楚,中午大家都是在一起等消息,顶多上厕所花个几分钟,根本不可能在中午跑去河口湖杀人……”

“犯人第二天也就是18日下午3点过后才通知消息,不是很奇怪吗?”

“这是根据玲香小姐证词制作的时间表,16日傍晚想要逃离的时候被小丑发现,第二天17日才醒过来,中午12点安冈遭到杀害,然后18日下午3点过后小丑给我们打了电话……”

“真奈美小姐,”高成问话道,“听说你丈夫一直有出轨行为,可是你从来都视而不见……”

镝木社长愕然看着高成,额头流下汗水和旁边的人来回打量。